获赔5000万!小米诉中山奔腾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附判决书』

[复制链接]
裁判文书摘要

案号(2018)苏01民初3207号案由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合作胶葛合议庭审判长张斌,审判员谢慧岚、雒强书记员付迪当事人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拜托诉讼代理人:刘大双,该公司法务周丹丹,北京阛阓佳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拜托诉讼代理人:王荷舒,北京允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拜托诉讼代理人:王若婧,北京阛阓佳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拜托诉讼代理人:郭鲜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原名:中山米家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拜托诉讼代理人:郭鲜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拜托诉讼代理人:钟婧,女,该公司法务。被告:麦大亮,男,原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裁判成果一、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第8228211号“小米”注册商标公用权产物的行为,并删除被诉侵权标识,被告麦大亮立即停止帮助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行为;二、被告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曾利用“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域名的行为加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第8228211号“小米”注册商标的公用权;三、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四、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京东网(www.jd.com)、淘宝网(www.taobao.com)、苏宁易购(www.suning.com)、1号店(www.yhd.com)、拼多多(mobile.yangkeduo.com)等电商平台网站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官方网站(www.beves.cn)持续1个月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本院考核,过期本院将刊登判决内容,用度由两被告负担);五、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5000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公道开支414198元;六、被告麦大亮对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的前项补偿义务承当连带义务;七、采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裁判时候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二日涉案法条《中华群众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中华群众共和国反不正当合作法》第八条、第十七条,《中华群众共和国侵权义务法》第八条、第九条第一款,《中华群众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胶葛案件适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一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触及驰名商标庇护的民事胶葛案件利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合作民事案件利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八条,《中华群众共和百姓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


展开残剩94%
附判决书:

江苏省南京市中级群众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苏01民初3207号

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居处地在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雷军,该公司董事长。

拜托诉讼代理人:刘大双,女,该公司法务。

拜托诉讼代理人:周丹丹,北京阛阓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居处地在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王川,该公司总司理。

拜托诉讼代理人:王荷舒,北京允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拜托诉讼代理人:王若婧,北京阛阓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

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拜托诉讼代理人:郭鲜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原名:中山米家生活电器有限公司)

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拜托诉讼代理人:郭鲜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拜托诉讼代理人:钟婧,女,该公司法务。

被告:麦大亮,男,原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广东美洋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以下简称小米科技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米通讯公司)与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山奔腾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独领风骚公司)、江苏苏宁易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宁易购公司)、麦大亮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合作胶葛一案,本院于2018年11月13日备案后,依法适用普通法式,于2019年3月4日、2019年4月3日、2019年4月4日停止了质证,于2019年4月4日公然开庭停止了审理。被告小米科技公司的拜托诉讼代理人刘大双、周丹丹,被告小米通讯公司的拜托诉讼代理人王荷舒、王若婧,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配合的拜托诉讼代理人郭艳丽到庭加入诉讼,被告苏宁易购公司的拜托诉讼代理人钟婧加入第一次质证。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告诉称

被告小米科技公司、小米通讯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

1.请求判令四被告立即停止加害其“小米”注册商标公用权的行为;

2.请求确认被告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注册和利用“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域名的行为组成商标侵权;

3.请求判令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立即停止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

4.请求判令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在京东(www.jd.com)、淘宝(www.taobao.com)、苏宁易购(www.suning.com)、1号店(www.yhd.com)、拼多多(mobile.yangkeduo.com)等电商平台网站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官方网站(www.beves.cn)上持续1个月刊登声明,消除影响;

5.请求判令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连带补偿其经济损失5000万元及公道支出414198元。被告还曾请求判令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原中山米家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变更企业称号,因该被告已更名,故不再主张该项诉讼请求;还曾请求将诉讼请求第2项的域名转移至被告,因其已取回该两域名,故只请求确认侵权。究竟和来由:其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经过持久普遍利用,在市场上已经属于具有极高著名度和美誉度的驰名商标;四被告配合实施了加害“小米”驰名商标公用权的行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在产物的宣传和推行中利用与“小米”品牌近似的配色、广告语,组成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将与其注册商标不异或附近的笔墨注册为域名,并经过该域名停止相关商品买卖、电子商务的行为,轻易使相关公众形成误认,一样组成商标侵权。

被告辩称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配合辩称:

一、在中山奔腾公司2011年11月23日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前,被告的“小米”商标不具有著名度,不成能到达驰名的水平,不应适用驰名商标的跨类庇护。1.从商标利用时候看,从2011年4月28日被告获准注册“小米”商标到2011年11月23日,被告的商标仅利用了7个月时候。2.从销售量看,2011年度被告的小米手机销售量远远低于其他著名品牌手机,与其他著名品牌手机相差千倍。3.从市场份额看,2011年度被告的小米手机市场份额仅为0.02%(即23万台/11.44亿台)。从广告费投入看,被告在2011年度投入的广告费少少,仅为126万元,其他著名品牌手机的广告费投入动辄几亿至几十亿元;被告2012年的广告费投入比2011年高三十几倍,2013年比2011年高100多倍。4.从宣传手段看,被告在2011年度对小米手机的宣传唯一一场公布会和几篇报道。5、从纳税金额看,被告在2011年交纳的企业所得税为0。

二、其利用“小米生活”注册商标的行为不组成侵权。麦大亮的账户虽然被中山奔腾公司用来收取货款,但不能是以与中山奔腾公司组成配合侵权。1.其利用的第10224020号“小米生活”商标经国家商标局核准注册。被告的“小米”商标与其“小米生活”商标审定利用的商品不是不异或类似商品,被告不能要求跨类庇护。双方商标的寄义纷歧样,不会形成消耗者的混淆。2.即使中山奔腾公司和独领风骚公司组成商标侵权,麦大亮也不组成侵权。由于生产、销售“小米生活”产物的是两公司,所收的货款也属于公司,不管麦大亮是法定代表人还是股东、员工,其行为都是代表公司的行为,不是小我行为。

三、独领风骚公司将“米家”挂号为企业称号早于被告受让“米家”商标的时候,其没有高攀恶意,不组成不正当合作;而且,其发现被告在利用“米家”商标后,为了不形成混淆,立即变动了企业称号。

四、其广告宣传、包装与被告的完全纷歧样,不组成不正当合作,且从未作子虚宣传。1.其广告宣传语与被告的广告宣传语分歧。“为…而生”是句型,不能为任何人所独享或把持,该句型的开创人也不是被告。其广告语“为品格而生”与被告的第一代手机的广告语“为发热而生”虽然句型结构一样,但所表达的意义完全分歧。被告的历代手机都有分歧的广告语,“为发热而生”是小米手机1的广告语,只利用到2012年8月份小米手机2正式公布。而其利用“为品格而生”的时候是获得“小米生活”商标注册证后即2016年,被告停止利用“为发热而生”已经数年,底子不成能形成任何混淆。其未利用过“做生活中的艺术品”的广告语,被告也没有任何证据证实该广告语已经家喻户晓。2.其产物包装与被告的包装不不异也不类似。其产物外包装盒由三种色彩组成,整体色彩为牛皮纸本质,箱体底部有约三、四公分宽的泥红色和橙色组成的长条朋分线,长条朋分线上用牛皮纸本质誊写表白电器范例的笔墨如“智能养生电饭锅”,箱体概况用橙色字体写上“小米生活 为品格而生”的广告语。内包装盒为纯红色,盒上印有“小米生活”的注册商标标识和产物图像,表面非常清雅。被告的历代手机都有分歧的包装,没有构成独有的包装、装璜,被告从未零丁利用过所谓的橙白配色。

五、中山奔腾公司有权将“小米生活”注册为域名并利用,“小米”的中文拼音不是被告的注册商标,其固然有权利注册为域名并利用。而且,其在收到本案的起诉材料后,以为该两个域名的利用有能够会形成混淆,影响到其正当经营时,就已经注销了该两个域名。

六、被告要求其连带补偿损失及公道用度没有究竟和法令根据。综上,请求采纳被告的全数诉讼请求。

被告苏宁易购公司辩称:

一、其与本案没有任何利害关系,不是本案适格的诉讼主体。其运营的“苏宁易购”网站买卖平台的前台由其扶植、保护,背景由商家开设、运营,其是收集办事技术供给方,并不销售任何商品。尚敬专营店的现实经营者为宁波杭州湾新区尚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二、其已在网页上公示了涉案商户的工商挂号信息及有用联系方式,实行了平台治理者应尽的职责和义务。

三、其已对涉案商家停止了需要的警示。其在《苏宁云台商家商品公布标准》中已对入驻的商家作出明白警示,不得公布侵害他人商标权等正当权益的信息,否则将采纳响应处购置法。四、被告在诉讼前并未告诉其有商家能够侵害商标权的情况,其在收到起诉状后,已立即告诉涉案商家,要求核实相关情况并将涉嫌侵权商品停止下架处置。综上,其不应向被告承当侵权义务。

法院查明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构造当事人停止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被告提交以下证据:

一、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注册证及变更证实和商标答应协议,证实其享有商标权,诉讼主体适格。

二、“小米”商标驰名的证据,包括行业协会保举函及证实,“小米”商标和被告及其开创人所获声誉,2012-2017年度“小米”手机销售情况及纳税情况、完税证实,2010-2017年广告宣传用度审计报告,2012-2018年广告建造、公布条约,报纸、期刊、互联网媒体对“小米”商标、“米家”商标和企业的宣传报道,行政裁定和司法判决。

三、被告实施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合作行为的证据。

四、被告该当承当连带补偿义务的证据,包括被告抢注与被告在先申请、利用的商标近似图形、笔墨的商标,模仿被告的注册商标设立以“智米”为字号的广东智米电器有限公司、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的证据,小家电行业企业年报,律师费、公证费、财富保全保险费及文献检索费发票。五、补充证据,包括百度指数查询成果,亚洲域名争议处理中心判决,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的企业挂号材料,被告中山奔腾公司与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等公司、小我签定的合作协议、答应条约,商标不予注册决议书。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质证以为:

一、对商标注册证及变更证实予以认可,对商标答应协议不予确认。

二、对行业协会的保举函及证实、被告商标、企业及其开创人所获声誉的实在性、关联性不予确认;对被告2014-2017年广告宣传用度投入审计报告的实在性、正当性确认,对关联性不予确认;对微信、收集、报纸对被告的报道的实在性、关联性不认可;对国家工商行政治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以下简称国家商评委)3份裁定书及司法判决的实在性、正当性予以确认,对关联性不确认;对关于“米家”商标的宣传报道的实在性、正当性没有异议,对关联性有异议。

三、被告经过收集买卖平台采办被诉侵权产物的店肆,只要部分是其开设的网店或其合作商的网店,其他的网店不是其运营也不是其授权的运营商;对京东网、淘宝网、百度晓得、小米社区等网站上网友批评的形式实在性认可,对内容的实在性不认可。

四、对设立两家公司的究竟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对相关行业企业年报的实在性不予确认,对律师费的实在性不予确认,对财富保全保险费的实在性认可、对关联性不认可,对文献检索费的关联性也不认可;

五、对补充证据中百度指数查询成果的实在性不予确认;对亚洲域名争议处理中心判决的关联性不认可;对独领风骚公司的挂号材料、合作协议、答应条约的证实目标不予确认。对其他证据无异议。

被告苏宁易购公司供给书面质证定见以为:对从其平台采办被诉侵权产物的公证书的实在性、正当性认可,对被告的证实目标不认可;对从其他收集买卖平台采办被诉侵权产物的公证书的实在性、正当性认可,但以为与其无关;对被告独领风骚公司企业挂号材料予以认可;对其他证据没法确认,并以为与其无关。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配合供给以下证据:1.第10224020号“小米生活”注册商标证,2.“小米生活”美术作品挂号证书,3.“小米生活”商标注册流程,4.(2015)商标异字第0000004379号“小米生活”商标准予注册决议,5.销售发票,6.被告第8522198号“米家”商标注册的流程,7.企业称号核准变更告诉书及“独领风骚”商标注册流程,8.其他企业在分歧种别成功申请注册大概成功初审通告“小米生活”商标的流程,9.其他企业在分歧种别上成功申请注册大概初审通告“小米”商标的流程,10和11.其他企业在第11类、第9类成功注册大概成功初审通告“小米”商标的流程,12.麦大亮的参保材料,13.核准变更挂号告诉书,14.2008年CCTV春节联欢晚会小品《火把手》台词剧本,15.声誉证书,16.表面设想专利证书5份、适用新型专利证书3份,17.IDC征询(北京)有限公司出具的2011年中国手机市场成长状态分析报告,18.小米手机历代产物的广告语,证实“为发热而生”只是小米手机1的广告语,19.小米手机历代产物的外包装,20.百度百科关于小米手机的成长史,21. OPPO手机广告费投入的数据。

被告质证以为:证据1、2、3、4、5不具有正当性、关联性和证实目标,作品挂号证书缺少作品页,且备案日期是2016年9月,证据5没有原件,对实在性不认可;对质据6、7的实在性认可;对质据8、9、10、11的正当性、关联性和证实目标有异议;对质据12、13的证实目标不认可,对质据14、15、16的关联性和证实目标不认可,对质据17的实在性、正当性、关联性及证实目标均不认可,对质据18的证实目标不认可,对质据19的关联性及证实目标不认可。

被告苏宁易购公司供给书面质证定见以为:对质据1-15的实在性、正当性、关联性没法确认,也与其无关;对质据16的实在性、正当性认可,对关联性没法确认,也与其无关。

被告苏宁易购公司供给以下证据:1.苏宁云台办事协议,2.商家治理标准,3.苏宁云台商家商品公布标准,4.出售冒充盗版商品解读及处置细则,5.怎样正确的公布商品,6.苏宁易购常识产权维权平台利用协议,7.尚敬专营店经营者信息公示截图,8.案涉小米商品下架截图。

被告质证以为:对质据1的实在性没法确认,认可证据2-6的实在性、正当性,但对关联性不认可,对质据7、8予以认可。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质证以为:对被告苏宁易购公司全数证据的实在性都予以确认,但与其没有关联,尚敬专营店不是其合作伙伴。

对当事人供给的证据,相对方无异议的,本院予以确认;对相对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在案件究竟和分析说理中予以综合批评、分析。

按照当事人陈说和经检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究竟以下:

一、被告主体及其权利

被告小米科技公司建立于2010年3月,注册本钱185000万元,原称号为北京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于2013年7月变更加现名,经营范围包括技术开辟、家用电器、电子产物、手机技术开辟、手机生产、手机办事等。

被告小米通讯公司建立于2010年8月,注册本钱13000万美圆,经营范围包括开辟手机技术、计较机软件及信息技术,家用电器、通讯装备、电子产物、文体用品的批发零售等。

被告小米科技公司于2010年4月21日申请注册“小米”商标,于2011年4月28日核准注册,注册号为第8228211号,审定利用商品为第9类,包括便携计较机、可视电话、手提电话、手提无线电话、计较机游戏软件等。

2016年11月27日,小米科技公司受让第8522198号“MIJIA米家”商标,该商标审定利用商品为第11类,包括灯、煤气灶、冰箱、排气风扇、厨房用抽油烟机、龙头、浴霸、太阳能热水器、消毒装备、暖器。2016年3月起,被告在互联网上公布生态链产物新品牌米家的信息,表白“米家=小米智能家庭”,其品牌理念是“做生活中的艺术品”,其产物包括电饭煲、保温杯、电磁炉、落地扇、空调、电暖器等。

2010年12月,被告小米科技公司申请在第9类商品上注册“

获赔5000万!小米诉中山奔腾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合作『附判决书』s1.jpeg


”商标,于2012年7月获准注册。2015年5月,被告小米科技公司申请在第11类商品上注册“”商标,于2017年1月获准注册。2014年5月,被告小米科技公司及其关联公司北京智米科技有限公司配合申请在第11类上注册“智米”商标,于2015年6月获准注册,该商标于2018年7月让渡给北京智米科技有限公司。2014年12月,被告小米科技公司在第9类上申请注册“智米”商标,于2016年2月获准注册,于2018年7月将该商标让渡给北京智米科技有限公司。

被告小米科技公司与被告小米通讯公司签定有商标答应协议一份,约定:答应方小米科技公司答应被答应方小米通讯公司在全球范围内在销售及分销产物时利用答应方持有的一切商标,答应的商品办事为该商标注册的一切指定商品及办事;除非双方还有约定,被答应商标包括答应方持有的本协议期内注册持有的一切商标;本协议所涉商标答应为无偿非排他答应;答应刻日自2010年8月25日至2020年8月24日。

二、被告“小米”商标的著名度

以百度指数查询小米手机与其他品牌手机的数据对照,小米手机在2011年8月16日正式公布当天,其搜索量和关注度明显增加,并在一段时候内高于其他品牌手机。

自2011年小米手机公布以来,群众日报、中国证券报、第一财经日报、经济日报、南方日报、互联网周刊、IT时代周刊、中关村、中国企业家、中国经济周刊等报纸期刊均曾对被告及“小米”商标停止宣传报道。其中,北京日报2011年12月31日第1版刊有《37小时 40万台手机售罄 “小米”魔力何在》一文,文中提到“今年9月5日,小米初次预订销售,34小时预订出30万台,是计划两个多月的供货量;12月18日,第二次预订销售,3个小时卖出10万台”;“让发热友介动手机系统的开辟,就是‘用互联网的方式做手机’的第一步”;“MIUI系统今朝有100余项按照发热友反应定见的改良,因此在小米手机公布前,MIUI系统就牢牢地吸引了70万智妙手机‘刷机’发热友”。商圈杂志刊登的《六年投放央视春晚广告 小米用科技带来纷歧样的生活》一文中提到:2013年小米初次尝试春节时代的央视广告投放,小米手机的初次电视广告《嘿嘿》在春晚收场前播放,引发众多“米粉”的热烈反应;2014年小米在春晚前投放长达1分钟广告《我们的时代》,随后几年,小米对峙央视春晚收场前的广告大片投放,获得高曝光、高关注;2018年春晚,小米再次投放主题为《你所向往的美好生活》形象广告大片。2017年1月,小米以4457万元的价格拿下央视春晚广告“标王”位置。

2013年9月,央视《消息联播》节目报道小米3手机,讲解词为“我国业界推出全球运转速度最快的智妙手机”。同年11月,央视《消息联播》节目在报道国内企业的互联网形式创新时,第一家企业就是小米科技,称“数以万万计的小米用户成了小米研发的后援团”。2018年11月,央视《消息联播》节目报道国务院消息办公室举行“鼎新开放与民营经济成长”中外记者碰头会,小米团体董事长兼首席履行官雷军在会上先容,小米手机天下第四,电视今朝在中国排名第一。

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一切限公司北京分所出具的审计报告显现:2011年度被告销售手机的支出为4.79亿余元,2012年度为103亿余元,2013年度为254亿余元,2014年度为568亿余元。2017年度销售总支出为763亿余元。

2011年5月-2015年5月,被告小米科技公司交纳国税15670万余元,交纳地税70732万余元;2015年1月-2017年12月,交纳国税1110万余元,交纳地税45796万余元。2011年-2017年,被告小米通讯公司交纳国税80188万余元;2010年8月-2017年12月,交纳地税45435万余元。

2012-2018年,被告及其关联公司经过微信、收集、报纸、楼宇广告等多种前言公布广告,以援助电影、投放晚会广告等方式宣传“小米”商标。北京中立诚会计师事务一切限公司出具的广告宣传用度专项报告显现: 2010-2014年,被告小米科技公司的广告宣传用度总额为30388万余元,其中2011年为126万余元,2012年为3251万余元,2013年为11275万余元。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特别普通合股)北京分所的审计报告显现:

2014-2017年,被告小米通讯公司的广告宣传用度总额为306273万余元。

被告前后获得2011-2012年度中国最受尊重企业、2011创新利用之星、创新气力2011年3C传媒大奖年度创新大奖、2011年度新锐手机品牌奖、2011年最具投资潜力公司、2011年度企业网站办事力品牌奖、2011中关村十大创投案例、2011中关村十大创新功效、2011中关村十大新锐品牌、2012中国最具创新企业、2012年度中国产业设想十佳创新型企业、2012中国新媒体十大创新品牌、媒体眼中2012最看好产物、中国创新设想红星奖、中国智妙手机市场最具合作力品牌、中国优异产业设想奖、未来之星2013年度最具成长性新兴企业、2013年度最具市场影响力手机、2013年度中国家电网购最受接待品牌、2013中国互联网大会“中国互联网生态代价之星”、2014年中国版权最具影响力企业、中国互联网协会第四届理事会理事单元、中国信息无障碍产物同盟成员单元、北京市著名商标、2015中国互联网硬件范畴年度最好店主、2015中国常识产权提倡者、2016年度中国信息化最具影响力企业奖、2016年中国互联网百强企业(排名13)、2017年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2017年十大电子信息产物出口企业、2018年中国电子信息研发创新才能五十强企业等声誉。雷军获得2012中国新媒体十大创新人物称号。

2015年8月,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通讯产业协会向国家商标局发函,保举小米科技公司的“小米”商标为驰名商标。2017年7月,中国电子信息行业结合会公布2017年(第三十一届)中国电子信息百强企业通告,小米通讯公司位列第12位。2017年11月,中国电子信息行业结合会、中国移动通讯结合会别离向国家商标局、国家商评委发函,保举小米科技公司的“小米”商标为驰名商标。

在关于第13704529号“小米”商标无效宣布请求裁定书、关于第15938054号“小米雷布斯”商标无效宣布请求裁定书、关于第15630778号“MIXIAO米小”商标无效宣布请求裁定书等多少份裁定书中,国家商评委均以为,在该案争议商标申请注册前(2013年12月12日),小米科技公司经过报纸、期刊等多种形式对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及其产物停止了普遍宣传、利用,该商标在相关公众中已具有较高著名度,在第9类手提电话商品上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该案争议商标已组成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所指情形,均裁定争议商标予以无效宣布。多份群众法院判决书显现,被告的“小米”“

获赔5000万!小米诉中山奔腾等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合作『附判决书』s2.jpeg


”“XIAOMI”商标屡次被侵权、冒充,群众法院均判决侵权行为人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补偿损失甚至承当刑事义务。

三、被告控告的被告的侵权行为

2018年11月1日,被告以公证方式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经营场所间接购得压力锅、电磁炉等产物共4箱(24台),同时获得小米生活电器选购目录1本、“石绍柒”名片2张、票据3张。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经营场所楼顶安装有与其公司称号不异巨细的“小米生活电器”标牌;经营场所内摆放有展板,展板上方为“小米生活”笔墨,中部为“我们只做生活电器中的艺术品”宣传语;展厅的产物摆设柜上摆设有分歧色彩、外型的电饭煲、电磁炉;展厅内堆放有大量已包装的产物;所购产物的包装箱和产物上均标注“小米生活”商标,外包装箱上标注“小米生活 为品格而生”笔墨,电磁炉的产物型号为Mi001;小米生活电器选购目录上印有“我们只做生活电器中的艺术品”宣传语;石绍柒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营销总监;3张票据上加盖有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公章或放货公用章,其中加盖公章的票据上列有被告麦大亮的3张银行卡卡号和开户行。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另案的行政诉讼中供给其线下销售的发票,金额约110万元,发票中载明的货物称号为“小米生活***”,其中包括本次公证采办被诉侵权产物的票据。

被告以公证方式,前后在苏宁易购网站的尚敬专营店,京东网的小米生活子曰专卖店、小米生活旗舰店、小米生活厨房小电旗舰店、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小米生活怀瑾专卖店、小米生活米家专卖店,淘宝网的悠享佳构电器店、小米生活体验馆、小米生活品牌工场店、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小米生活电器浙江店肆、小米生活品牌自营店、小米生活工场旗舰店、小米生活官方店,1号店的小米生活厨房小电旗舰店、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小米生活怀瑾专卖店、小米生活酷比专卖店,拼多多的小米生活海玲达专营店、星耀家用电器城、小米生活轩洁专卖店、小米生活青柠专卖店购得挂烫机、电饭煲、电风扇、电磁炉、电砂锅、恒温杯、电饼铛、油烟机、灶具、消毒柜、电压力锅等商品。被告以店肆中商品的批评数目作为销售量,乘以商品单价,计较出以上店肆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总金额为76153888.8元,其中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京东网开设的索菲亚生活电器旗舰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的销售额为10853610元,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在淘宝网开设的Beves奔腾电器官方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店)的销售额为2478389元。

按照被告的申请,经观察,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京东网开设的索菲亚生活电器旗舰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自店肆开设日2018年1月至被告起诉之日2018年11月13日,销售“小米生活”产物35535台,销售总额13836546.66元;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在淘宝网开设的Beves奔腾电器官方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店)自开设之日2017年3月16日至2018年11月13日,销售“小米生活”产物共22872单、41217台,销售总额6499201.67元。

在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网站(www.beves.cn)上关于其公司的先容中,有其产物的展现。其产物展现版块的题目为“小米生活电器”,产物包括电饭煲、电磁炉、电水壶等。网站上列有该公司称号、地址、电话、传真及地区司理手机号码,网址考核时候为2016年5月。

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的网站(www.小米生活电器.com),网页气概类似电商平台网站,网页显现其店肆称号为“小米生活电器旗舰店”,展现有集成灶、电磁炉、电饭煲、智能方煲、电压力锅、电热水壶、油烟机、灶具、消毒柜、热水器等产物。在该网站点击“关于我们”链接,跳转至网址为www.xiaomi68.com的网页,网页内容仍为“小米生活电器旗舰店”,其中有关于实体批发和收集分销两种经营形式的相关内容,包括批发条件、结算方式、付款方式、招商工具、分销价格、售后办事等条目。网页的公司简介中是关于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的内容,而网站的主办单元为中山奔腾公司,网站负责报酬麦大亮,网址考核时候为2016年5月。

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在手机微信公众号上注册有“小米生活之家”官方账号,先容其是小米生活直营产物零售体验店,也是米粉的交换聚集场所。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的官方网站及该微信公众号均利用了橙、白配色。

2018年9月10日,小米科技公司向亚洲域名争议处理中心北京秘书处提交赞扬书,以为“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域名被中山奔腾公司恶意注册和利用,要求将争议域名转移至小米科技公司。2018年11月19日,该处专家组判决,将争议域名转移给小米科技公司。

停止2018年10月24日,被告中山奔腾公司曾提出97项商标注册申请,其中既包括以“生活小米”、“小米生活”、“”、“MI LIFE”、“智米米家”、“智米生活”在分歧种此外申请,也有以“盖乐世”、“百事可乐PAPSIPAPNE”、“威猛师长WEIMENG”提出的申请。

2017年12月30日,中山奔腾公司与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签定合作协议,约定:中山奔腾公司授权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利用其在第11类的小米生活商标,并不再授权其他公司利用;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负责相关产物的销售,收取一定用度作为小米生活品牌利用费,第一年收取产物本钱价格的2%,第二年为3%,后续同一为4%,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需完成电磁炉、迷你电饭煲、加湿器、智能电饭煲四种产物共29万台/年的销售量,答应利用刻日至2022年12月31日;鉴于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的现实控制人麦大亮为中山奔腾公司现实控制人麦雄师的近支属,视为分歧行动听,故仅需向中山奔腾公司交纳1元作为商标答应利用费,但并不代表该商标的现实代价仅为1元;中山奔腾公司许诺不随意低价让渡商标一切权,且保证该商标让渡权的让渡款不得低于2000万元,若低于该代价仍需让渡的,需征得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书面赞成。

2017年2月起,中山奔腾公司前后与作为乙方的中山市慧聪厨卫电器有限公司、陈启军、佛山市天群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广东一麦投资成长有限公司、广东顺德泽育收集科技有限公司别离签定协议书或商标利用答应条约,中山奔腾公司将其第10224020号商标以授权贴牌形式授权乙方生产、销售,商标利用费按数目免费的,每台产物为10元-30元不等,年销售使命最低为0.5万台-7万台不等;商标利用费按品类收取的,电烤箱为40万元/年(逐年递增20%),加湿器为35万元/年(逐年递增20%)。中山奔腾公司在条约中预留的收款账户为麦大亮小我银行卡账户。2018年7月,中山奔腾公司与作为乙方的佛山市快猫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广东顺德泽育收集科技有限公司签定合作协议书,授权乙方在收集买卖平台的店肆销售其“小米生活”品牌产物,合作刻日均为3年,年销售使命别离为600万元、1000万元、1500万元和1500万元、2500万元、4000万元,产物结算价格依照中山奔腾公司公布的《2018年度小米生活电商系列产物价格表》履行;其中,在与广东顺德泽育收集科技有限公司的协议中,甲方将其一切的京东店肆小米生活厨房小电旗舰店交由乙方运营。上述条约、协议中代表中山奔腾公司签字的均为麦大亮。

在京东网,淘宝网、知乎、百度晓得、小米社区、搜狗问问、360问答、好向圈等多个论坛的批评中,有用户提问小米生活电器和小米手机的关系、小米生活和小米的关系题目,有用户以为小米生活是基于小米平台的购物平台,也有用户以为小米生活与小米手机没有关系、小米生活是一个仿冒的品牌。2018年11月,上海市质量技术监视局公布上海市电磁灶产物资量监视抽查成果,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生产的小米生活Mi001电磁炉螺钉和毗连分歧格。

将被告的案涉商标与被诉侵权产物停止比对,被告以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在其所生产、销售的电磁炉、电饭煲、挂烫机等居家电器产物上和产物包装上均利用小米生活笔墨,在包括三被告自营店在内的电商平台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经营场所楼顶和室内展板上、销售发票上、域名“小米生活电器.com“中,也利用了小米生活笔墨,域名xiaomi68.com利用了“小米”的拼音,以上利用均属于商标性的利用,与被告的“小米”商标组成近似;其案涉商标的审定利用商品为第9类,三被告利用的种别是第11类家电商品,两者种别分歧,但两类商品的功用用处和消耗公众不异,特别是小米品牌已经涉足智能家居范畴,经过在手机上安装软件控制一切的家用电器,两者有较高的关联度,也会形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而且也确切发生了现实混淆的情况,淡化了其“小米”商标的明显性,组成商标侵权。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比对以为:其注册和利用的“小米生活”与被告的“小米”商标完全分歧,种别也分歧,被告的“小米”商标在其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时没有到达驰名的水平,所以两个商标不不异,也不会形成混淆;“小米”自己是通用名词,“小米”跟“生活”组合在一路,就成为一个首创的名词。

关于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被告以为,三被告在整体上模仿其小米品牌,从橙白配色到广告语、域名、公众号,包括通告号的先容内容,以及大量抢注“智米生活”商标的行为,其行为的成果都连系到产物上,决心高攀、摹仿被告的产物著名度,轻易引人误解。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以为,其不存在子虚宣传的行为,其是在正当利用自己的注册商标;广告语的句型分歧,但内在完全分歧;橙白配色并不是被告所独占,双方产物的消耗人群、销售渠道都分歧,不会形成混淆。

四、被告主体情况及其抗辩定见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建立于2009年9月,注册本钱50万元,股东为苟余礼、麦雄师,经营范围为生产、加工、销售家用电器、厨房电器、五金制品、燃气热水器、灶具等。

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原名中山米家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建立于2016年6月24日,注册本钱200万元,股东为麦大亮、苟余礼、麦雄师,麦大亮为履行董事,麦雄师为司理。2018年12月21日,中山米家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更名为独领风骚公司。2018年12月29日,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继续停止变更挂号,变更后的股东为麦雄师和苟余礼,法定代表人变更加麦雄师。

被告麦大亮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麦雄师系兄弟关系,麦大亮自2009年10月起在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加入社会保险。

2011年11月23日,中山奔腾公司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于2012年10月27日初步审定通告。小米科技公司对初步审定通告的该商标提出异议,国家商标局于2015年作出准予注册的决议,注册号为第10224020号,注册通告日期为2015年7月7日,公用权刻日为2013年1月28日至2023年1月27日,审定利用商品为第11类,包括电炊具、燃气炉、热水器、厨房用抽油烟机、电暖器、电压力锅等。

2015年9月22日,麦大亮、苟余礼、麦雄师出资设立广东智米电器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本钱为1000万元。2017年8月8日,麦大亮与他人出资设立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注册本钱50万元,麦大亮持股51%。

2016年9月,麦雄师将其美术作品“小米生活”打点著作权挂号,著作权挂号证书上记录的作品完成时候为2008年6月10日。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供给商标查询的网页打印件,证实分歧企业在分歧种别上成功申请注册或经初审通告“小米生活”“小米”商标,其他企业在第9类和第11类商品上成功注册或经初审通告“小米”商标。被告以为,其对以上商标均提出了异议,被告供给的网页打印件中也记录商标的状态均为撤消或无效宣布申请检查中。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供给IDC征询(北京)有限公司出具的2011年中国手机市场成长状态分析报告。该报告记录,2011年全年度中国国内手机销量为11.44亿部,3G智妙手机销量为2.79亿部。三被告以为,被告在2011年的手机销量仅为23万台,市场占有率仅为0.02%,毫无著名度。被告对该证据的形式实在性及数据的实在性均提出异议,并以IDC征询(北京)有限公司公布的2011年全球手机销量为15.46亿部,说明中国手机销量不成能占到全球销量的74%,证实被告供给的分析报告不实在。三被告又补充供给IDC征询(北京)有限公司的情况说明,该公司确认分析报告由其出具,被告主张的手机销量与其分析报告中的3G手机销量对应。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供给历代小米手机的广告语,证实“为发热而生”是小米手机1的广告语,仅在2011年至2012年利用过;供给历代小米手机的外包装图,证实小米手机历代产物都有分歧包装,没有构成独有的包装、装璜,其产物包装也与被告的包装分歧。被告以为,其“为发热而生”和包装的橙白配色是最典范的,厥后虽有变化,但橙白配色一向在利用,三被告也一向跟风模仿。

三被告陈说已停止生产、销售被控侵权产物并下架,但未供给证据证实。

五、查明的其他究竟

被告苏宁易购公司建立于2010年,注册本钱20000万元,经营范围包括电子商务系统,计较机软件及硬件的技术开辟、设想、建造、销售,数据库及计较机收集办事等。苏宁易购网站系其供给技术支持和办事的电子商务网站。尚敬专营店由宁波杭州湾新区尚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与苏宁易购公司签定相关协议后在苏宁易购网站上开设、经营。被告苏宁易购公司供给的证据证实,被控侵权产物已从尚敬专营店下架。

2018年8月,国家商评委作出关于第10224020号“小米生活”商标无效宣布请求裁定书,查明:小米科技公司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指定利用在第9类手提电话等商品上;除第10224020号商标外,中山奔腾公司还在多个种别商品上屡次围绕小米科技公司的“小米”、“MJ图形”商标频频注册商标;同时,还在多个种别商品上注册了多件与“威猛师长”、“百事可乐Pepsi-Cola”等著名商标不异或附近似的商标。该委以为,在第10224020号商标申请注册日前在中国大陆地域,小米科技公司的“小米”商标在手机等商品上已在先利用并具有一定著名度,中山奔腾公司打仗到该“小米”商标的能够性较大;除双方争议的商标外,中山奔腾公司还在多个种别商品上屡次围绕小米科技公司的“小米”、“MJ图形”商标频频注册商标,同时又在多个种别商品上注册了多件与“威猛师长”、“百事可乐Pepsi-Cola”等著名商标不异或附近似的商标,不能解除其上述商标的注册行为具有借助他人著名品牌停止不正当合作或攫取不法好处的意图,其行为不但有悖于老实信誉原则,而且侵扰了一般的商标注册治理次序,有损于公允合作的市场次序,其行为已组成以不正当手段获得注册的情形,裁定对第10224020号商标予以无效宣布。

2019年1月,国家工商行政治理总局商标局作出决议,对中山奔腾公司申请的第21952175号“智米米家”、第21951854号“图形”商标不予注册。

珠海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年度报告显现,其家电制造业的毛利率为37.01%。美的团体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度报告显现,其小家电的毛利率为29.69%。

为提起本案诉讼,被告付出律师费297000元、公证费88880元、财富保全保险费25000元、检索费3318元。

本院以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被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能否为驰名商标;二、被告的行为能否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合作;三、被告应承当的民事义务。

一、被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组成驰名商标

《商标法》第十三条规定:为相关公众所熟知的商标,持有人以为其权利遭到侵害时,可以依照本律例定请求驰名商标庇护。就不不异大概不相类似商品申请注册的商标是复制、摹仿大概翻译他人已经在中国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好处能够遭到侵害的,不予注册并制止利用。《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胶葛案件适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一条第(二)项规定,复制、摹仿、翻译他人注册的驰名商标或其首要部分在不不异大概不相类似商品上作为商标利用,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好处能够遭到侵害的,属于给他人注册商标公用权形成其他侵害的行为。《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触及驰名商标庇护的民事胶葛案件利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二条第(一)项规定,以违反商标法第十三条的规定为由,提起的加害商标权诉讼,当事人以商标驰名作为究竟按照,群众法院按照案件具体情况,以为确有需要的,对所涉商标能否驰名作出认定。本案中,被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注册在第9类商品上,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制造、销售的电磁炉等被控侵权产物并非同一种别;被告利用的“小米生活”标识与被告的“小米”商标近似,且被告提起商标侵权及不正当合作胶葛诉讼,以为被告的行为侵害其好处。故被告要求认定其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为驰名商标,有法令上的根据,本案有认定该商标为驰名商标的需要。

《商标法》第十四条规定, 驰名商标该当按照当事人的请求,作为处置触及商标案件需要认定的究竟停止认定。认定驰名商标该当斟酌以下身分:

(一)相关公众对该商标的知晓水平;

(二)该商标利用的延续时候;

(三)该商标的任何宣传工作的延续时候、水和蔼地理范围;

(四)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庇护的记录;  

(五)该商标驰名的其他身分。

就本案而言,被告的“小米”商标及其小米手机获得公众关注的方式有分歧于其他商标和商品的出格之处,具体来说,被告的小米手机在公布、上市前,答应手机发热友介动手机系统的开辟、提出定见倡议,吸引了数目较大的相关公众对其手机连结关注;在其手机公布当天,其手机的搜索量和关注度明显大幅增加,高于其他品牌手机,表白市场及消耗者均对其手机延续连结关注,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被告在销售中采纳了集合预订销售的方式,其手机在开放预订后的34小时内订出30万台,后又在3个小时内卖出10万台,其在短时候内将40万台手机投入市场并进入消耗者手中;被告的小米手机作为一个全新品牌的手机,在昔时8月才向市场公布,9月才起头接管预订,故不宜以常规性的全年销售数目及市场份额占比权衡其在公众中的知晓水平。即使按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的计较,被告在2011年的手机销量也达23万台。而该三被告是以被告在昔时度的手机销售支出除以手机市场零售价得出销售量,未斟酌销售畅通环节的本钱和利润,故该数据并不正确。即使如此,该数据或消息报道中说起的“40万台”,也是被告的手机在昔时最初4个月才进入市场所构成的销量,可谓较为可观。是以,被告的“小米”商标注册后、小米手机投入市场后,在短时候内所构成的著名度、关注度较高,影响力较大。

被告的手机销售支出呈比年大幅增加的趋向,其中2012年度的销售支出约为2011年度的20倍,2013年度、2014年度均为前一年度的2倍以上。两被告年均纳税额均超亿元。

被告的小米手机公布后,报纸、期刊及收集媒体均对被告及其手机停止了宣传报道。自2013年起,被告延续在中心电视台的春节联欢晚会收场前投放广告,并在2017年获得春节联欢晚会广告“标王”位置。在中心电视台的《消息联播》节目中,前后3次报道有关被告及其产物的消息。被告及其关联公司在多种前言公布广告、援助电影,其广告费支出也呈比年上升趋向,并敏捷到达亿元量级。

自2011年以来,被告及其品牌、法定代表人前后获很多项声誉,出格是在2011年、2012年获得的各项声誉,是对此前其企业、产物及商标著名度、美誉度、影响力的认可和必定。众多公司、小我在分歧种别上申请注册大量与被告的“小米”商标近似的商标,国家商标局在被告小米科技公司提出异议后均作出不予注册的决议,国家商评委作出宣布商标无效的决议。众多公司、小我销售加害被告“小米”商标的商品,组成民事侵权甚至刑事犯罪,被法院判决停止侵权、补偿损失甚至承当刑事义务。以上抢注商标行为和侵权行为一定水平上也反应出被告的“小米”商标具有较高的著名度和影响力,利用该商标的商品在市场上获得公众的认可。

国家商评委在相关商标的无效宣布请求裁定书中认定,在2013年12月12日前,小米科技公司经过报纸、期刊等多种形式对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及其产物停止了普遍宣传;经过量年宣传利用,该商标在相关公众中已具有较高著名度,在第9类手提电话商品上已为相关公众所熟知,已组成驰名商标。

综上,相关公众对被告的第8228211号“小米”商标的知晓水平较高,该商标在获准注册后延续利用至今,被告对该商标及利用该商标的商品的宣传延续时候长、方式多样、用度金额庞大、范围遍及全国,该商标被抢注、被侵权的情形多发、较为严重,国家商标局、国家商评委屡次作出不予注册、宣布争议商标无效的决议,群众法院亦作出认定组成侵权的判决。是以,被告的该商标在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时已组成驰名商标。

二、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的行为加害了被告的注册商标公用权并组成不正当合作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制造、销售的电磁炉、电饭煲等产物,与被告案涉商标的审定利用商品属分歧种别;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其经营场所楼顶安装的“小米生活电器”标牌、在经营场所内展板上的“小米生活”笔墨、其制造、销售的被控侵权产物及产物包装箱上标注的“小米生活”标识、其网站上在产物展现版块显现的“小米生活电器”题目,其所利用的“小米生活电器”、“小米生活”等笔墨,与被告的“小米”商标组成近似。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行为系摹仿被告已注册的驰名商标,误导公众,致使被告的好处能够遭到侵害,加害了被告案涉“小米”注册商标的公用权。

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网站上店肆的称号为“小米生活电器旗舰店”,其注册的微信公众号为“小米生活之家”,也系宣传、先容、销售其制造的电磁炉、电饭煲等电器产物的平台,一样加害了被告“小米”注册商标的公用权。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注册、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利用的域名“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现适用于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电子商务网站经营。“小米生活电器.com”域名加害了被告案涉商标的公用权,来由如前所述;“xiaomi68.com”域名中“xiaomi”系“小米”的拼音,该域名系对被告“小米”商标的翻译和摹仿,亦组成商标侵权。

被告麦大亮系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的原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也是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其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法定代表人麦雄师为直系支属和分歧行动听,同时作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员工并代表该公司对外签定商标利用答应条约和合作协议,指定由其小我银行账户收款;在被告以公证方式向被告中山奔腾公司采办被控侵权产物时,也供给其小我银行账户作为收款账户,被告麦大亮的财富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的财富组成混淆。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行为均以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的名义停止,未以被告麦大亮小我名义停止,“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域名也是被告独领风骚公司用于其网站经营,并非麦大亮小我经营,麦大亮小我不是实施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物行为的主体,但其为两公司实施侵权行为供给收取金钱的帮助行为,亦组成侵权。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麦雄师于2016年9月将其美术作品“小米生活”停止著作权挂号,但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未供给该美术作品,没法将其与被控侵权产物中的“小米生活”标识停止比对、分辨;著作权挂号系备案制,作品挂号证书中的作品创作完成时候为挂号申请人自述,且该作品未颁发,故三被告供给该证据不能证实其在被控侵权产物上利用“小米生活”标识系好心并具有正当性。其他公司、小我在包括第9类、第11类等分歧种别上申请注册“小米”、“小米生活”等商标,被告小米科技公司均提出异议,且根基在行政法式中不予注册或宣布无效;即使核准注册,也不是三被告在被控侵权产物上利用“小米生活”标识的正当来由。

经营者具有以下行为之一,足以形成相关公众误解的,可以认定为引人误解的子虚宣传行为:(一)对商品作全面的宣传大概对照的;(二)将科学上未定论的概念、现象等看成定论的事适用于商品宣传的;(三)以歧义性说话大概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停止商品宣传的。被告在2011年公布其手机时,因其产物定位是“高性能发热级手机”,做“发热友手机”,故“为发热而生”成为其宣传语。因其手机公布、销售的特别方式及所获得的高关注度,其该宣传语亦具有较强的辨识度。被告在2016年先容其生态链时表白其米家品牌的理念是“做生活中的艺术品”。被告在品牌LOGL、广告宣传、商品包装及官网上均采用了橙白配色的方式,一样由于其商标和商品的著名度而广为人知。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在其产物及包装上利用“小米生活――为品格而生”的广告语,该广告语的笔墨、寄义与被告的广告语分歧,但句型结构不异;其在宣传展板及小米生活电器选购目录上利用“我们只做生活电器中的艺术品”宣传语,也与被告于2016年公布的“做生活中的艺术品”品牌理念基底细同;两被告在其产物包装上亦利用橙色与红色相配的配色方式,与被告的配色方式近似。宣传广告语的句型、产物包装的色彩搭配虽非被告所独享,但该宣传语和配色方式经过被告的宣传、利用,已经与被告及其商标、商品建立起牢固的联系,社会公众看到该宣传语或配色后,即会联想到被告及其商标、商品。出格是连系两被告的一系列行为:不但注书籍案所涉“小米生活”商标,还在分歧种别注册“生活小米”、“”、“MI LIFE”、“智米米家”、“智米生活”等商标,更申请注册“盖乐世”、“百事可乐PAPSIPAPNE”、“威猛师长WEIMENG”等著名商标;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原企业称号中的字号与被告的“米家”商标笔墨、呼唤不异;申请注册和利用的域名系摹仿、翻译被告的案涉商标;在微信公众号中自称为“米粉”的交换聚焦地;以被告的“智米”商标作为其企业的字号。可见两被告周全摹仿被告的商标、宣传语、粉丝昵称、品牌配色、域名,决心强化与被告及其商标的近似水平,其高攀被告及其商标著名度的意图极为明显,属于以歧义性说话大概其他引人误解的方式停止商品宣传,而且现实已经形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不正当地掠夺了原属于被告的合作上风,是引人误解的不正当合作行为。

收集用户操纵收集办究竟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告诉收集办事供给者采纳删除、屏障、断开链接等需要办法。收集办事供给者接到告诉后未实时采纳需要办法的,对侵害的扩大部分与该收集用户承当连带义务。被告苏宁易购公司是收集办事技术供给者,并不销售任何商品。其已在商家入驻时停止了需要的警示,并在网页上公示了涉案商户的工商挂号信息及有用联系方式,实行了平台治理者应尽的职责和义务。被告公证取证的尚敬专营店的现实经营者为宁波杭州湾新区尚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并非苏宁易购公司。苏宁易购公司在收到被告的起诉状后,已告诉涉案商家并将涉嫌侵权商品停止下架处置。是以,被告苏宁易购公司的行为未加害被告的注册商标公用权。

三、被告应承当的义务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未经被告答应,在电磁炉等产物上利用与被告的“小米”商标近似的标识,加害了被告的注册商标公用权。两被告利用“小米生活――为品格而生”、“我们只做生活电器中的艺术品”宣传语及橙白配色,是引人误解的子虚宣传行为,组成不正当合作。该两被告该当承当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补偿损失的义务。被告麦大亮为两被告的侵权行为供给帮助,且与两被告存在财富混淆,该当与两被告承当连带义务。被告要求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停止加害其“小米”注册商标公用权的行为、停止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合适法令规定,应予支持。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注册、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利用“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的行为,加害了被告的“小米”注册商标公用权。

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在京东、淘宝、苏宁易购、1号店、拼多多等电商平台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的官方网站上均有其开设的店肆也答应、合作的店肆许诺销售、销售被控侵权产物,误导公众并形成混淆,对被告的商誉会发生负面的影响。被告要求两被告在上述网站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有究竟和法令根据,应予支持。

关于补偿损失及公道开支的数额,被告要求依照被告因侵权所获得的好处计较,并斟酌驰名商标的明显性和著名度以及侵权时候、范围等身分,对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麦大亮的恶意侵权行为适用赏罚性补偿。本院以为:1.从销售情况看,京东网、淘宝网、苏宁易购、1号店、拼多多等电商平台的23家店肆均销售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制造的被控侵权产物,其中既有两被告的自营店肆,也有两被告自以为其经销商的店肆,还有其他店肆。被告中山奔腾公司还在线下实体经营场所间接销售被控侵权产物。两被告对除其自营店及经销商铺肆之外的其他店肆销售其产物的究竟不予认可,但未能供给证据证实其他店肆销售的为仿冒其标识的产物,而这些店肆销售的产物与其自营店、经销商销售的被控侵权产物从包装到产物均完全分歧,故其抗辩不能建立。销售两被告生产的被控侵权产物的店肆数目众多,销售范围广、数目多,产物品种多样,销售额庞大。按照被告以店肆中商批批评数目作为销售量停止的统计,以上店肆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销售总额达76153888.8元。而向电商平台调取的数据显现,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京东网开设的索菲亚生活电器旗舰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旗舰店)的销售总额为13836546.66元;被告独领风骚公司在淘宝网开设的Beves奔腾电器官方店(原名小米生活官方店)的销售总额6499201.67元。将被告按照批评数目计较的成果与调取的数据对照可见,以批评数目计较的销售量及销售额并不正确,远低于现实的销售量及销售额,缘由是部分消耗者在买卖后未颁发批评,故该部分买卖在店肆的批评中未能表现。由此可以揣度,以上店肆现实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总额跨越76153888.8元,即使是只加上该两店肆的销售数据差额,销售总额也达83157636元。国内两大电器上市公司的年度报告显现,小家电行业的毛利率为29.69%-37.01%。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也为生产、销售小家电的企业,其范围虽小于上市公司,但其综合本钱也应小于上市公司,其利润率应大于上市公司。以该两上市公司小家电毛利率的中心数33.35%作为两被告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利润率较为公允公道,据此计较,其利润为27733071.6元。2.从两被告现实的经营行为看,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与余姚智米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签定的合作协议中,约定了每年29万台产物的销售量,即使按其商标答应利用费的最低标准10元/台计较,利润最少为290万元,且其约定“小米生活”商标的让渡价不低于2000万元,说明该标识可为其带来的巨额好处;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在商标答应利用条约中,约定了分歧产物的商标利用费标准及产物年销售使命,据此计较的年商标答应利用费约为230万元;在合作协议中,合作对方的年销售使命最少为2100万元,按前述利润率计较的利润最少跨越600万元。3.从被告案涉商标的著名度和明显性看,被告的案涉“小米”商标在被告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前已达驰名水平,具有较高的市场著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具有较强的明显性。4.从被告的侵权行为看,被告中山奔腾公司侵权的意图明显,其从被告注册、利用“小米”商标后即摹仿该商标,申请注册“小米生活”商标,厥后又申请注册被告已注册的“”、“米家”等商标,利用与被告宣传语近似或基底细同的宣传语,利用与被告配色不异的配色,申请与被告商标近似的域名,从2017年2月起即制造、销售被控侵权产物;被告独领风骚公司虽注册建立的时候较晚,但其与被告中山奔腾公司间存在股东、法定代表人和营业上的关联关系,其利用与被告的“米家”商标不异的字号,利用被告中山奔腾公司注册的加害被告商标权的域名,两被告周全摹仿被告及其商标、产物,诡计使相关公众误以为其与被告间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或商标答应利用关系,而且现实已利用形成混淆。两被告的侵权行为具有极为明显的恶意,情节极为卑劣,所酿成的结果亦非常严重,该当适用赏罚性补偿。按两被告侵权获利数额的二倍计较,数额为55466143.2元;按照被告供给的证据,按两被告商标答应利用的答应利用费及合作生产、销售产物的销售额计较,仅作为商标答应方的利润即超1000万元,尚未斟酌被控侵权产物销售所获利润,该部分应不低于商标答应方的利润,两者相加应与网店销售获利相当,一样按二倍计较,也跨越被告要求补偿经济损失的数额,故对被告要求两被告补偿经济损失5000万元的诉讼请求予以全额支持。被告为制止被告的侵权行为,支出律师费、公证费、财富保全保险费及文献检索费等用度共414198元,有发票为证,且与其诉讼行为及提交的证据相对应,亦未跨越响应标准,应予支持。

综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加害被告的案涉注册商标公用权并组成不正当合作,该当承当停止侵权、消除影响、补偿损失的义务;被告麦大亮为被告中山奔腾公司、独领风骚公司的侵权行为供给帮助,且与两公司存在财富混淆的情形,该当停止帮助侵权的行为并对两被告的补偿义务承当连带义务。被告苏宁易购公司并非被控侵权产物的销售主体,且其在收到本案的起诉状后已将案涉被控侵权产物作下架处置,被告要求苏宁易购公司停止销售被控侵权产物的诉讼请求缺少根据,本院不予支持。

裁判成果

依照《中华群众共和国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三款、第十四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三项、第六项、第七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中华群众共和国反不正当合作法》第八条、第十七条,《中华群众共和国侵权义务法》第八条、第九条第一款,《中华群众共和国公司法》第二十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胶葛案件适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一条第二项、第三项、第十三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触及驰名商标庇护的民事胶葛案件利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二条、第四条、第五条,《最高群众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合作民事案件利用法令多少题目标诠释》第八条,《中华群众共和百姓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规定,判决以下:

一、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第8228211号“小米”注册商标公用权产物的行为,并删除被诉侵权标识,被告麦大亮立即停止帮助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实施侵权行为的行为;

二、被告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曾利用“小米生活电器.com”、“xiaomi68.com”域名的行为加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第8228211号“小米”注册商标的公用权;

三、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立即停止子虚宣传的不正当合作行为;

四、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京东网(www.jd.com)、淘宝网(www.taobao.com)、苏宁易购(www.suning.com)、1号店(www.yhd.com)、拼多多(mobile.yangkeduo.com)等电商平台网站及被告中山奔腾公司官方网站(www.beves.cn)持续1个月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声明内容需经本院考核,过期本院将刊登判决内容,用度由两被告负担);

五、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补偿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经济损失5000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公道开支414198元;

六、被告麦大亮对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的前项补偿义务承当连带义务;

七、采纳被告小米科技有限义务公司、小米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时代实行给付金钱义务,该当依照《中华群众共和百姓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付出迟延实行时代的债权利息。

案件受理费293870.99元、诉讼保全费5000元,合计298870.99元,由被告中山奔腾电器有限公司、中山独领风骚生活电器有限公司、麦大亮配合负担(被告预交的案件受理费、诉讼保全费由本院退回,被告应承当的案件受理费、诉讼保全费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外向本院交纳)。

审判长 张斌

审判员 谢慧岚

审判员 雒强

二〇一九年六月十二日

书记员付迪

附判决书苏01民初谢慧岚刘大双周丹丹
温馨提示:
好向圈www.kuaixunai.com是一个专业经验分享交流平台,你可以在这里发布专业经验,也可以发布需求与服务,禁止带推广链接、联系方式、违法词等,违规将封禁账号。 下载好向圈APP可以随时随地交流经验,也可以和圈友发起聊天成为好友哦!
如果想要各大搜索引擎收录,请使用秘塔写作猫进行内容伪原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已有(1)人评论

跳转到指定楼层
好向圈小助手 发表于 2020-7-22 20:39:55
好向圈APP是一个专业经验交流社区,在这里您可以同行业大咖随时随地在线交流,期待您的加入,立即下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圈子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