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输入验证码,即可复制
微信扫码下载好向圈APP, 登陆后即可进入消息页面查看验证码
只需要3秒时间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1.jpeg


众多红学爱好者对贾母这个人物形象一直持褒奖态度,红学研究大师王雪香更是对贾母推崇备至,她对金陵十二钗众女子各有褒贬,唯独对贾母赞赏不已,并提出“福、寿、才、德四字,人生最难完全,惟贾母一人四字皆全”,可见评价之高。可不能忽视的是,贾母虽然优点众多,但作为曹雪芹精心塑造的立体化人物,她身上也有不可不察的缺点,比如她在对后代的教育方面就存在很大的问题。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2.jpeg


贾府内部风气糜烂,且贾府男子多行淫秽之事,贾赦、贾珍、贾琏、贾蓉,这都是数得上名字的不肖子孙,更为可悲的是,他们对自己的荒唐行为毫不察觉,甚至给自己的胡作非为冠上合理的由头,比如第六十三回“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贾敬去世,尤老娘带着尤二姐、尤三姐前来宁府帮忙,结果却遭到贾蓉的调戏,连丫头他也不放过,还发表一番言论为自己的淫秽正名:

贾蓉笑道:“各门各户,谁管谁的事?都够使的了。从古至今,连汉朝和唐朝,人还说‘脏唐’、‘臭汉’。何况咱们这宗人家?谁家没风流事?别讨我说出来......凤姑娘那样刚强,瑞大爷还想她的账,哪一件瞒了我?”——第六十三回
从贾蓉的话中,我们可以清楚看到贾府内部隐晦风气的思想根源,贾蓉根本不觉得自己的作为有任何不妥,反而觉得自古以来都是这样,没什么大不了的。熟读过《红楼梦》的读者,对贾蓉的话应该格外耳熟,因为早在贾蓉之前,还有一个人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个人就是贾母。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3.jpeg


第四十四回“变声不测凤姐泼醋”一回中,贾琏趁着王熙凤的生日宴会,偷偷跟鲍二家的搞在一起,被突然回家的王熙凤发现,一场闹剧不可避免,最终贾琏不堪王熙凤的打闹,拔剑要杀王熙凤,凤姐儿逃到贾母处才得以求生,为了让贾母站在自己这一边,王熙凤故意将事发情况说的很严重:

凤姐儿哭道:“我才家去换衣裳,不防琏二爷在家和人说话。我只当是有客来了,唬得我不敢进去,在窗户外头听了一听,原来是和鲍二家的媳妇商量,说我利害,要拿毒药给我吃了,治死我......他臊了,就要杀我。”——第四十四回
王熙凤即便是在如此混乱的情况下,也头脑冷静,故意将事态严重化,并将道德制高点牢牢占据,就是为了让贾母替自己做主,可贾母的一番话却让她彻底寒了心:“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来的。”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4.jpeg


贾母轻飘飘一句“从小世人都这么过来的”和贾蓉的那句“谁家没风流事”异曲同工,甚至抛开贾母、贾蓉的人设问题,我们会惊奇地发现,在对待男女之事上,贾母的态度很有男性化倾向,她站在男子本位主义考虑问题,并没有将王熙凤的心情考虑在内。

贾母的这种状态不是偶然现象,第四十六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中,年事已高的贾赦居然打起了贾母身边最得意的丫鬟鸳鸯的主意,鸳鸯拼命抵抗,加上贾母的斥责,最终贾赦并未得逞,可贾母却对邢夫人说了这么一句话:“我正要打发人和你老爷说去,他要什么人,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千的买,就只这个丫头不能。”

从贾母的话中,我们明显可以看出,贾母并不是因为贾赦要娶小老婆这件事情本身,而是恰好因为贾赦要娶的是她舍不得的鸳鸯,换言之,如果贾赦要娶的不是鸳鸯,或者鸳鸯没有那么招贾母疼爱,那么贾母就根本不会管这件事情,反而会任凭贾赦娶小老婆,这个情节更加验证了贾母对贾府内部风气的疏于管理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5.jpeg


当然会有不少读者以“站在时代角度分析人物”为由,替贾母开脱,,说贾母身处封建社会,清朝实行一妻多妾制,贾母也只是按照“规矩”行事而已。这个观点笔者不能苟同,因为贾府上下的淫秽气息已经远远超越了正常的“一妻多妾制”,贾珍与儿媳秦可卿有苟且之举,贾珍还打自己妻妹尤二姐、尤三姐的主意;贾赦更是好色至极,明明年事已高,应该保养身体,却频繁娶小老婆;贾琏更是先后出轨多姑娘、鲍二家的,书中还说多姑娘跟府中多数男子均有不当关系,可见整个贾府骄奢淫逸到何种程度。

最为关键的是,贾府的荒淫外界皆知,柳湘莲那句:“你们东府里,只有门口的那两只石狮子是干净的,只怕猫儿狗儿都不干净”,此话并非空穴来风,再有冷子兴所言:“贾府安富尊荣者居多,运筹谋划者无一”,这些外界舆论都说明贾府的诸多问题,都成为府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已经不正常到无法用“时代背景”解释了。

贾母身为贾府鼎盛时期走来的老祖宗,应该在这些方面下功夫,整理好贾府内部的“文化氛围”,而不是任由其自生自灭。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6.jpeg


这种淫秽气息一直在影响贾府下一代人,第七回“谈肄业秦钟结宝玉”中,贾宝玉和王熙凤从宁国府出来之时,焦大大骂“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贾宝玉听后向凤姐儿询问“何为扒灰”,被凤姐堵嘴,但贾宝玉是个爱思考的人,事后他定会去询问打听(参考贾宝玉追问刘姥姥雪中抽薪之故事),当他得知贾珍、贾蓉两人共享秦可卿,有“聚麀之诮”嫌疑的时候,他心中该何想?而且根据后来柳湘莲怒骂贾府不干净,贾宝玉脸色骤红的情况来看,贾宝玉对贾府内部的复杂关系也深有了解,再有惜春为了和肮脏的宁府撇清关系,上演了“矢孤介杜绝宁国府”的闹剧......

贾母一生败笔:默许纵容贾府众男子行肮脏之事,终致大厦崩塌s7.jpeg


可贾母却貌似没有察觉到这个问题,她从未整治过贾府的氛围,即便真的遇到情况,她也会本着男子本位思想,将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长此以往,贾府众人个个有样学样(连仆人茗烟都和丫鬟万儿偷试云雨之事),再无青年才俊。

王熙凤无疑对贾母的这种态度很不满,在经历鲍二家的事情之后,她不再相信贾母会给自己做主,于是贾琏偷娶尤二姐事情发生之后,王熙凤并没有禀告贾母,而是自己设计一系列毒计,对尤二姐多番折磨,最终导致二姐吞金自杀。

而这一切,贾母当真没有半点责任吗?

本文引文均来自《红楼梦》脂砚斋批评本80回本,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广告圈
2430 查看 0 0 反对

说说我的看法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立即注册

还没人评论此主题哦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