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格| Lee Bul 我的宏大叙事

    2019-2-12 17:51
    49420
    ooxyz  好向圈活跃者 | |阅读模式
    作者:ooxyz--好向圈


    艺术家Lee Bul的作品诠释了她对于乌托邦天下的摸索。与Dior的最新合作系列Lady Dior手袋照旧应用了其作品中常见的镜面元素,而手袋与乌托邦之间的联系是什么?让我们在她的作品中追求答案吧。

    法国今世著名哲学家、后现代思潮理论家让·弗朗索瓦·利奥塔(Jean-François Lyotard)对“ 宏大叙事”(Grand Narrative)这类整体历史成长看法停止批评。利奥塔弃绝宏大叙事的霸权,他说:“在不存在威望的地方存在威望,并赐与这类威望以正当性,那末他们就不再是在实在的思考。”他还以为后现代科学是在寻觅悖论与未知性。

    作者:ooxyz--好向圈


    韩国艺术家Lee Bul

    2005年,韩国艺术家Lee Bul起头了她的《宏大叙事》系列作品,并以《我的宏大叙事:石头上的泪》(Mon Grand Récit:Weep into Stones)作为该系列的第一件作品(Grand Récit即为Grand Narrative的法语)。纵观Lee Bul的作品,“悖论”与“未知性”似乎正是这位韩国艺术家的作品所具有的特征。当被问及《我的宏大叙事》这一位称背后的寄义时,她回答道:“我一向对20世纪初的乌托邦修建活动很是地感爱好,我感爱好的是它对现代社会的启迪,从这一认识的出现,到现实中认识的没法显现,然后我们又去重构它们。不竭疾苦和频频地构建未来的生活是我们天生的赋性。”“Mon Grand Récit”明显是对于利奥塔在会商不成能用“宏大叙事”的来论述历史时所用的术语的一种成心识调剂。Lee Bul经过在这些作品的题目中加上前缀“mon”或“my”,试图从曩昔宏大历史的废墟中拯救自我,大概说寻觅自我。按照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的概念,当我们试图去介入这类“不肯定性”或是“未知性”,真正地改变它们,而不是仅仅逗留在空想层面的时辰,在变化发生前具有一种乌托邦张力,具有一种缔造性的设想力和一股反动热情是很是需要的。这一说法很好地诠释了Lee Bul在她的作品中表达的对乌托邦的沉迷,亦可看做她将这类乌托邦张力作为自己创作的原动力的来由。“乌托邦作为对我们的信心的考验,考验我们若何离‘完善’更近。固然,‘完善’是一个可疑的概念,由于它也包括了‘不成能’这一概念。可是这个悖论是它照旧供给了人类的生活和文化不成能没有的工具。”Lee如是说。

    作者:ooxyz--好向圈


    《我的宏大叙事:石头上的泪》

    Mon Grand Récit:Weep into Stones

    Lee Bul是若何经过作品去探讨乌托邦的?这还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进程。Lee在西方艺术界崭露头角是由于1997年在MoMA展出她的艺术作品《宏伟光辉》(Majestic Splendor——一条条新颖捕抓的鱼闪闪发光,被加上了精美的亮片、珠子和金花。但这些展品在展览开幕后未几便被撤除,由于这些经心装配的生鱼让这座天下级的艺术殿堂布满恶臭。故意也好无意也罢,Lee的此次以撤品结束的理论将美的恶化这一长久进程展现众人,恍如在隐喻人类对于长逝于冰室并永葆青春的展望。1999年,Lee Bul与我们熟知的艺术家蔡国强在第48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上合作桂冠之名,而终局我们都晓得,是蔡国强的作品《威尼斯收租院》在那一届威尼斯国际艺术双年展中摘得桂冠。这可以说是Lee两次不太快意的履历。

    作者:ooxyz--好向圈


    作者:ooxyz--好向圈


    《宏伟光辉》

    Majestic Splendor

    Lee最著名作品之一必定少不了她的《赛博》(Cyborg)系列雕塑。该系列从1997年起头,它们的形状大部分是被悬吊在天花板上(固然也有少部分是被基底托着),而雕塑自己全数都缺胳膊少腿,初看有些许《断臂维纳斯》的表面,但观众会立即被眼前这些身穿铠甲或是被安装了机械壳的无头类人雕塑拉回至Lee的主题——人类久长以来渴望超越身材范围,为了更完善的本身,人类有了整形,生物基因科技,以及发生了至今仍未被正当化的克隆技术……这些都暗示了人们对这类未来主义形式的渴望。但假定真的有这样完善的被造物存在,我们又该若何区分“他们”与自然人呢?Lee似乎没有这样的担忧,她说道:“我以为应当从更普遍的角度来看待《赛博》系列,这一系列与我其他的作品都是现代性和修建理念的持续体。”

    作者:ooxyz--好向圈


    赛博》

    Cyborg)系列雕塑

    而在接下来的几年的作品中,Lee更是竭尽尽力地展现她对于乌托邦的探讨与艺术理论,并连系了她在修建与哲学上的才华,更宏大地展现其理念。实在也可将这一系列看做是Lee的作品的分水岭,先前她的作品更感化于个体,而在这以后的装配,会更突显其宏观理念。如上文说到的2005Lee推出的装配作品《我的宏大叙事:石头上的泪》——一座死寂的空城被架在无数铁杆上,只要一座挺拔的红色摩天大楼或是高塔拔地而起;高架桥从高塔的腰部穿出,绕过一片庞大的荒凉之地再来到高塔顶端;高塔面向荒地的那一面还零星地插着其他一样是红色的类似修建的物件;在高塔面向荒地的正后背,是一个广告牌,用LED灯写着“Weep into stones/fables in snow/our few evil days”。从侧面观赏这一装配,再加上Lee暗示对二十世纪初的修建活动感爱好,不难联想到弗拉迪米尔·塔特林(Vladimir Tatlin)的作品《第三国际纪念塔》(Monument to the Third International,1919-1920),苏联人欲借由此塔来向天下宣布这一高达400米的多功用塔比天下上其他任何地方(出格是巴黎那座324米高的埃菲尔铁塔)都要宏伟光辉。而塔自己的宏大范围与复杂的运转形式在此不做赘述,总之,终极以完成草图宣布项目竣事。这一项目无疑是乌托邦的最好例证。未几以后,《我的宏大叙事》系列又迎来了第二件作品——《我的宏大叙事:由于一切》(Mon Grand Récit:Because Everything),若说前者是如休·费理斯(Hugh Ferriss)笔下的宏大修建蓝图,那后者即是必定一切惨败的终局——红色高塔已经融化,覆盖了当初的荒地并沿其边沿流到地下;高架似乎加倍过于复杂,只是断了层;LED灯也永久熄灭;此外,高塔四周的位置还混乱地散落着一些粉色的融化掉了一半还剩躯干的残骸,像是两种文化之间爆发了灾难性的斗争后的现场。

    作者:ooxyz--好向圈


    我的宏大叙事:由于一切》

    (Mon Grand Récit:Because Everything

    2007年以后,Lee的作品中起头出现破裂镜面元素,这是她的另一种哲思的探讨。打头阵的是她那一年创作的名为《在布鲁诺·陶特以后》[After Bruno Taut(Beware the Sweetness of Things)]的作品,该作品启发自对玻璃沉迷的陶特于19171918年创作的《阿尔卑斯山上的修建》(Alpine Architecture)——在挺拔的阿尔卑斯山上建造着一座光芒万丈的修建,即使万万里之外城市被它的光芒照耀着。而Lee的这一作品像是一座庞大的,富丽而残缺的吊灯,从中部突出几个不法则的躯干,而全部悬挂的装配被覆盖满了铁链铁丝、水晶块与多少形玻璃碎片。借助灯光的折射,装配就像一个庞大的、清幽的发光体。而这庞大的发光体又仅仅只要几条钢丝吊着,像是羸弱之躯支持一个摇摇欲坠的乱世,也许这已然又是一具被摧毁的躯干残骸了。同年,Lee还有另一个装配作品《Bunker》,一个如岩穴一样的装配,内部覆盖着黑色的亮面与如矿石般凹凸不服的一面,从进口进入到空间很小的洞里,内部覆盖了破裂的镜面。在此以后,“破裂镜面”这一元素在她的多个作品中以分歧形式出现,包括《否认神学》(Via Negativa,2012)、《地下室》(Souterrain,2012)、《内殿》(Cella,2019)……

    作者:ooxyz--好向圈


    作者:ooxyz--好向圈


    Bunker

    作者:ooxyz--好向圈


    Via Negativa

    作者:ooxyz--好向圈


    作者:ooxyz--好向圈


    Cella

    固然,其应用镜面元素的作品里,还包括此次与Dior合作的这款手袋——银色金属结果皮革被很多不法则的多少镜面覆盖,而且镜面恰好犬牙交错地在手袋每一面的缝线处留出一点间隙。镜面之间的凸角处经过缝线被慎密毗连,我们很光荣这些镜面不是被粗鲁地粘附在概况。实在这已经不是艺术家第一次与Dior合作,Lee2019年第一次介入到Miss Dior的展览企划傍边,她对Dior的工艺师印象很深入,出格是他们无懈可击的工艺技能,他们的缔造性和尽力能将一个笼统的形象打形成终极的产物。对于这一具有破裂镜面结果的手袋,Lee诠释道:“就比如我的《内殿》的内部结构一样,那是我为Lady Dior建造的一个雕塑,我试图经过琐细的镜面缔造影响视觉、感官和心理层面的结果,置身其中恍如就具有无尽的思考、空想、胡想、折射和拟像,而且同时一切又是不现实的或难以到达的。”

    作者:ooxyz--好向圈


    作者:ooxyz--好向圈


    韩国艺术家Lee BulDior的合作款手袋

    是哪类无尽的思考?Lee提出了她的疑问:“看到镜子里幻化无穷、支离破裂的自我,你还能否会自若空中临自己?”Lee的作品并没有给我们供给任何立即能处理窘境的方式,她只是经过作品让我们自己来诠释与揭露各类叙事和寓言。乌托邦只是Lee所供给的一种情境,如同她频频夸大的那样,“乌托邦作为对我们的信心的考验,考验我们若何离‘完善’更近”。乌托邦可所以僭越现实的宏大空想,也可以是理论的动力。自我认识若何在两者的博弈中寻觅到前途,才是Lee Bul的作品感化于我们的影响。

    ______________

    采访&撰文 | 朱东日Riri Chu

    产物静物图| Mark Peckmezian

    图片供给|Dior

    ______________

    作者:ooxyz--好向圈


    上一篇:一群小鸡与一位天子提倡的宏大叙事
    下一篇:为什么越沉迷“宏大叙事”的年轻人,越成不了事
    温馨提示:
    好向圈是各行业经验分享交流的社区平台,在这里你可以交流分享自己的创业经验,创业故事,记录创业历程上的点点滴滴,也可以找好项目,找合伙人, 咨询创业中遇到的问题,学习交流管理营销开店技巧,企业融资等创业方面的知识。
    下载好向圈APP随时随地交流创业
    请提供优质创业内容分享,低质量广告内容硬广包含手机号码,微信,QQ或者二维码等形式存在可能会审核不通过,广告内容请发布在对应专区,否则审核人员将进行封号处理本社区内容如果涉及侵权,请联系在线审查员邮箱,如果属实好向圈会联系发布者删除内容
    同时创业投资有风险,大家在相互交流分享过程中对有的项目要是有疑惑建议可以多发布求助信息查查资料,也可以大家一起来讨论项目的可操作性
    要想被各大搜索引擎尽快收录请做好内容伪原创工作,才会有更好的效果,伪原创工具请百度搜索奶盘伪原创或者5118伪原创
    回复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苏ICP备16027170号-1 泰帮动力旗下产品好向圈_随时随地分享交流创业---侵权投诉或者商务合作邮箱1623331347@qq.com |网站地图

    返回顶部